东邪黄药师本纪 第一百零六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零六章

    年复一年,一晃十年而过。www.26dd.Cn书友整_理*提~供

    十年之后的这一年却是极不寻常,一本《九阴真经》的出现,打乱了江湖的宁静。

    各派人马纷纷出手,要夺取那《九阴真经》,一时间,江湖之上风起云涌,杀戮遍地,血流成河。

    我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这一幕闹剧,十年之间,我尽力销声匿迹,但名声却是越来越大了,大概是我的性格太过偏执,人们忘不掉我把!

    这日,我手持一壶清酒,站在西湖边苏堤之上,望着那平静的湖面,低吟道:“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吟罢,低头将壶中之酒尽数喝光,将酒壶朝远处仍去。

    但听得背后一个轻盈的脚步走来,说道:“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果然妙句,先生大才,莫非心中有抑郁之气?”

    我淡然笑笑,回头望去,却见得一个蓝衫书生,长的尤为俊俏,再仔细一看,却是心中一笑,暗道:这便是传说中的女扮男装吗?可惜隐藏的不怎么好,喉结和胸脯都曝露了她的真实性别。

    想到这里,我也不点破,只是说道:“世人皆醉我独醒罢了!”

    那女子言道:“先生好大的口气,莫非世人都活在醉梦之中吗?”

    我醉眼道:“算了,和你说也没用。你不懂的!”

    说罢,便起身走了,那女子“唉”了一声,也没有再说什么。

    夜间地西湖,华灯绽放,游人如织,我随着人群走了一阵。觉得无聊,便跳到一树枝头。吹起了一曲《忆江南》。

    刚吹了不久,便听得一个女声和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我微微一震,又接着吹我的曲子,但听得那女子继续唱道:“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这时,我已经开始吹第三遍,那女子接着唱道:“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待她一曲唱完,箫声渺渺,我早已飞出枝头,向着远方去了。

    那女子在看着空寂的树枝。怨道:“怎么又去了!”

    却听她刚刚说完,就听得一个声音在她身后说道:“小姐歌声如天籁之音,小生怎生舍得走开!”

    她回头一看,却见到我在她身后笑眯眯的看着她,不禁冷道:“还以为先生是一个高雅之人,却不曾想亦是一个油嘴滑舌之徒!”

    我说道:“如此。恕小生冒昧,这便告辞了!”

    说罢,我便要走,却停她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说走就走啊,还不知道你名字呢?”说到此处,却也娇羞不已。

    我说道:“黄固,黄药师!未曾请教小姐芳名!”

    却见那女子嘻道:“你叫我说,我便说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笑道:“既然小姐不想相告,小生也不想勉强。告辞!”

    那女子道:“你这个人禁不住开玩笑。好了,告诉你把。本小姐姓冯。”

    她说到这里,我却是来了兴趣,便问道:“不要告诉我说,你叫冯蘅把!”

    冯蘅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心道,果然是她,看来我们果真是缘定三生的情人啊!想罢,便和她聊了起来。

    未曾想到的是,她居然早就知道我了,甚至还读过我地一些书。

    这几年来,我在桃花岛开创了一片基业,拿着一些后世的见解,写了那么几本所谓“大逆不道”地书籍,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理学昌盛的年代,我的书居然得到了许多人的吹捧,虽然这些人只是占了社会主流的少数。

    不少人都来桃花岛拜师,我收了几个,按原著中那样,他们的名字之中都带了一个“风”字!因为风是自由地,我是一个不拘管教,向往自由的人,所以他们的名字之中,都带了一个风字。

    冯蘅偷偷看过我的书,而且说,她的哥哥对我很是崇拜,而她的父亲,却对我很是不屑,说此人道德败坏,简直把我贬得一无是处。

    两人谈论了好久,真是越谈越是投机,就差没有私定终身了,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他爹对我有成见,什么父母之命肯定是行不通了。

    许久之后,我走了,因为我接到了“华山论剑”的邀请函,我知道该来的迟早都要来地,躲是躲不掉的,便告别冯蘅,独自去华山了。

    《九阴真经》很了不起吗,反正我已经有了《九阳真经》,对这个《九阴真经》倒也不是太过在乎了,不过我最见不得王重阳伪善的面孔,纯属装x,我也非把那《九阴真经》取来不可,取来之后,我也不练,就拿来压蹬腿,好让王重阳知道,你以为天下间就你一个人会装x吗。

    春天的花儿总是非常的烂漫,华山之巅,却还似在冬天一般,裘千仞没有来,他知道他打不过王重阳,所以他没有来。

    其实欧阳锋也知道他打不过王重阳,但是他来了,他知道来了就有机会,不来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按照原来的历史轨迹,自然是王重阳力胜群雄,可是因为我地到来,华山论剑,已经不是王重阳一个人的独舞了。

    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威力日渐生猛了,我也以掌对掌。用我在大海之中练出地“劈空掌”朝他硬碰硬的迎了上去。

    洪七公的丐帮内力到底没有《八荒**唯我独尊功》的内力来的深厚,最终败下阵来,他却也并不生气,而是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道:“你十个指头,欺负我九个指头,赢得也不光彩!”

    说罢,又笑道:“不过这《九阴真经》被你这小魔头拿了也好。省的被某些居心不良地人拿到!”

    怎么多年了,他对我这个“小魔头”地称呼一直没有变过。虽然我已经开始自号“东邪”多年了。

    段智兴是乃是大理国地皇帝,一阳指已经算是炉火纯青了,见我们打完,便上前说道:“黄兄还请休整一阵,我们再战!”

    我笑笑,说道:“不必了,直接来把!”

    段智兴说道:“我乃是大理国国君。君子不乘人之危!”

    诚然,段智兴算是一位谦谦君子,所以他没有过来打我。

    欧阳锋却说道:“那么,我就来请教黄兄高招!”

    我做势道:“请把!”

    欧阳锋地蛤蟆功乃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武功,虽然姿势不甚雅观,但是威力越是显而易见的,往往能攻别人意想不到之处,而且那蛤蟆功的内力很是奇特。能够常挥,所以开始的几招下来,我便占了下风。

    斗到百招开外,我已经差不多摸投了蛤蟆功的套路,便开始反击,待那蛤蟆挑起之时。我用起旋风扫叶腿,朝着他踢去,那欧阳锋想要拨开我地双脚,却是在半空之中用不上力气,被我连踢十七脚,败落在地。

    待我落地之后,拱手道:“欧阳兄,承让!”

    欧阳锋亦拱手道:“黄兄,承让!”

    还不且他说完,却见得一条黑影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想来是那欧阳锋要暗算于我。我心中亦恼,摸出“霹雳雷珠”向着那黑影打去。

    只听“轰”的一声。那道黑影被打的粉碎,原来是却是一条剧毒之蛇,暗恨这个欧阳锋果然狠毒,于是我又摸出一颗“霹雳雷珠”朝他打去。

    那“弹指神通”所之力,又岂是他能避的开的,欧阳锋见得这种暗器威力之大,若是被打住,自己万无生还的道理,便弃了他那蛇杖,自己朝更远的地方跑去,那“霹雳雷珠”遇到蛇杖,更是将那蛇杖炸的焦黑。

    欧阳锋此时已经是一脸死气,倘若我再一颗“霹雳雷珠”地话,他就死定了!

    却见我不再继续攻击他,而是说道:“你以为五绝之中只有你会用暗器吗?”

    欧阳锋黯然。

    段智兴还是不肯于我打,非要等到我休息,我便和那王重阳先打了起来!

    王重阳的先天功很是厉害,但是我也不惧,我的《八荒**唯我独尊功》也是道家武学,而且其威力也是不差的。

    两人斗了整整一天,夜晚,却是以内力相拼,那王重阳内力浑厚,而我的内力却精纯,双方也斗不出一个胜负出来。

    到了第二天,双方都以精疲力竭,比武也变了性质,两个人做在山洞之中,烤这炉火,在那边比划着招式,算是一人出一招,然后另一个人在破解一招。

    这种独特的比武方式,让其他三绝看着大跌眼镜,这华山论剑居然是这么论出来地,到了最后,两人人居然开始神侃了。

    侃了整整两天,我也布局了两天,就像下棋一样,每一部都要把对方引入下一步的陷阱之中。

    到了第三天头上,王重阳在说出“懒驴打滚”四字之后,俯认输。

    想来也是,一代宗师,最后使出“懒驴打滚”这样的招式,说出去未免太过难堪,这比武,自然是输了。

    此时的段智兴却不和我打了,他说他的武功在王重阳之下,而我既然胜了王重阳,却也不必再过比试了。

    于是乎,我胜利的拿到了《九阴真经》,回到桃花岛之后,拿它去垫在了正堂的八仙桌之下。

    和手下几个弟子说道:“这便是《九阴真经》了,你们谁要想练习就拿着看,看完之后别忘了继续垫回去!”

    了却此事之后,我去寻找冯蘅,这时,却传来一个消息,不是该是幸还是不幸,冯蘅的父亲过世了,我去安慰了她一通。

    待守孝期满之后,长兄为父,由她的哥哥做主,我们正式结合了!

    一年之后,小黄蓉出生了!

    而冯蘅的命运似乎早已决定,她还是难产,虽然我做了充分地准备,但是她还是走了,走地很安静。

    我将玉箫埋入了她的坟中,让它待我伴着她把。

    我还是喜欢在桃花岛上吹《忆江南》,因为每次吹这曲子地时候,仿佛她在一旁和着唱一般。

    碧海潮生,一个青衫男子,领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消失在了天海交接之际!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