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商莫菲菲 第159章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德昭十二年,初夏,晴,懒了一冬的树木闲适地舒展开身子,饱满的叶片青翠欲滴,正是一年最美丽的时节。

    莫菲菲一大早起床后就眼皮乱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她稍带不安的问身旁服侍的丫鬟秋梅“你说左眼皮老跳是什么意思呢?”

    “那是表示有财到呢。”秋梅喜滋滋的说。

    跳财么?莫菲菲听后倒不显得多喜悦。现在每年如家客栈、恒隆商场、乾隆贸易行、报社、赌场统共就能给她带来近四百万两的收入。她虽还称不上富甲天下,但已可以牢牢占据京城十大富豪排行榜中的一席,算是眼界高了,秋梅这讨好的一句话如何能打动她的心。想起刚来这个世界时立志要成为全国首富的远大理想,却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毕竟自己还年轻不是吗。

    坐在精美的铜镜前,让秋梅给她熟练的梳了个利落的发髻。莫菲菲端详镜中的那个女子柔和的线条,眉目如淡淡山水画,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长成婷婷玉立的大姑娘了啊。如果在现代,刚是大学毕业进入老爸的公司被他奴役的年纪吧?却不料来到古代获得难以想象的基业,当真是世事难料。

    “右眼跳又是什么意思?”莫菲菲接着问。

    “右眼可是跳灾。”秋梅的语气里带着几丝关

    “那两边眼皮一起跳呢?”莫菲菲锲而不舍的问。她现在一会儿左眼跳,一会儿右眼跳,跳得她心惊肉跳的,闹不明白到底该做何解。

    “那是代表小姐你眼睛抽筋了!”秋梅没好气的把梳子往梳妆台上一丢,她对莫菲菲老是做男子打扮早有心怀怨气了。因为小姐扮作男子的时候都不带她在身边,置首席丫鬟而不用,搞得她心理很不平衡。

    莫菲菲噗哧笑出声来。也不再理会秋梅装出来地臭脸,用过早饭后照例去几个产业巡视。

    如家客栈。

    莫菲菲刚一进门。店内寥寥认识她的顾客以及所有伙计齐齐唰的看了过来,怪异地盯着她上下打量,害得她以为自己打扮上有什么不妥当,急忙检查,扣子没松啊。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奇怪了,他们到底在看什么,自己又不是珍稀动物。算了,想不明白就不要再想。

    直到几秒过后,有一个机灵的伙计先从发呆中警醒过来。他一溜烟跑到莫菲菲眼前点头哈腰“老板好。”眼睛却还是忍不住乱瞄。

    “唔,那人还在吗?”莫菲菲问地自然是那个越来越过分的、已经对客栈掌柜造成严重性骚扰行为的、扰乱客栈正常工作的小王爷。

    伙计在莫菲菲目光的直视下赶紧收起飘忽地眼神,略带神秘的附在莫菲菲耳边说“小王爷昨晚又被赶出房门了。”倒也不是什么新闻,小王爷最近好像经常被拒之在其美人房外。

    现如今小王爷的身份在如家客栈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他倒也光棍,干脆摆明了姿态,正大光明的把客栈一个房间当成据点。从府里搬出许多物什,把本来就豪华的客房打扮成了安乐窝。甚至极其厚颜无耻的叫家里奴仆告诉自己朋友。以后要找他就到这来,不用去王府了。

    早已对这个儿子失望透顶的老王爷彻底放弃了与他的对峙。懒得去管他了,也不再思量给他安排哪个大家闺秀,这个废物儿子,他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现在全京城的人都把这个长年不归家待在客栈里泡女人地不孝子当成了笑柄。派人从全方位考察了其美人的品行之后,老王爷从最初的反对到逐渐地心软,算是认可了这个媳妇,所以他现在整天恨恨的跟自己老伴抱怨“真是不孝子啊不孝子,哪里有丁点我地遗传,一个女人都两年了还搞不定!”——

    这,却已经是**裸地让步了,可惜老王爷面子薄,自然不可能在自己儿子面前示弱,所以小王爷根本领会不了老王爷的真正心意,费尽口舌也打消不了其美人心中地顾虑.电脑小说站新最快.

    男人啊,越是得不到的就越不想放弃,小王爷也过惯了野鸳鸯的日子,颇有些乐在其中的意思。但是其美人最近频频给他吃闭门羹,还找了各种借口躲着不见,让他的火气一天天上涨。

    今天好不容易堵住了落单的其美人,他开始兴师问罪“美人,我发誓,如果今天晚上你还把我关在门外,我就把你们客栈全拆了。”语气里是浓浓的欲求不满。

    其美人不知为何听到这话恼怒起来“关在门外又怎样,我的房间又不是你家,有本事你回自己家睡去,别纠缠着我。”

    这话明显火上交油,小王爷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又被爱人践踏了一脚,也有些真怒了,顺势就其美人至今不愿意嫁给他,害他委屈把客栈当家住了两年的事吵了起来。他本来就是从小享受惯了的人,在环境恶劣的客栈里住那么久心里着实有不少委屈,如不不是真的爱她,他怎么会坚持下来。而其美人这么说,明显是不把他的真心当回事,叫他如何不恼。

    其美人也苦。一入侯门深似海,她一个普通女子哪里敢奢望嫁入王府会有幸福生活,首先,公婆肯定就不待见(所以说任何时候沟通都是很重要的,她压根不知道老王爷夫妇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她)。

    于是,两人就嫁与不嫁的问题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口水战,根据经验,这种争吵一般会以小王爷的让步而告终。谁料这次刚吵了几句后,其美人忽然昏了过去。

    “来人,快来人哪。”小王爷冲上去抱住其美人软下来的身子,心中后悔不已。

    莫菲菲上楼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话。看到的就是惊惶地小王爷抱着昏迷的其美人。

    赶紧打发赶来的伙计去找大夫,她提醒小王爷最好把其美人先扶到床上,小王爷才如梦初醒把其美人抱到了床上平躺着。握住她地手喃喃自语,说什么莫菲菲也听不真切。这种情况下也问不出什么话,她只好老实待在一旁。

    不一会,大夫就匆匆赶到了。听小王爷说了几句昏倒的原因后大夫赶紧给其美人号脉,然后不知如何摆弄了一下,其美人就睁开了眼睛。

    “恭喜恭喜。尊夫人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我给她开些安胎地药,注意以后不要让她这么激动,一定要保持心境平和。”大夫眉开眼笑的对小王爷贺喜。

    “什么?”小王爷与莫菲菲同时惊呼,而其美人则心虚的低下了头,显然她早已知道自己怀孕的事。

    大夫走后,莫菲菲如保护小鸡的母鸡般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了小王爷地衣领“好啊,你把我家掌柜吃完还不抹干净,到现在也不给人个交代。别以为你是王爷我就不敢打你。”如今莫菲菲的武功已经突飞猛进,小王爷猝不及防之下压根躲不过。

    他恼怒的瞪着莫菲菲大嚷“你以为我想啊,也不看看是谁死不松口。”接着又转过头去咬牙切齿对其美人说“你这女人实在是不能太宠着了。今天我们就成亲!”说完扛起其美人就往外走。

    其美人不住挣扎“你要把我扛到哪去,快点放下我。”

    “到哪去?自然是回我王府。别乱动。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小王爷小心翼翼的避开其美人的肚子。

    听他这么一说。其美人也乖乖的收住手脚。“对了,老板!”其美人想起了什么。分明想告诉莫菲菲某件事情,但是小王爷越走越快,而还在震惊之中的莫菲菲自然没有听到。

    早该如此了,莫菲菲目睹着小王爷当着她的面对自己手下地掌柜实行了穷凶极恶的绑架逼婚行为,着实万分欣慰。

    转瞬,她回过神来该死的小王爷,把其美人带走了以后她到哪找合适地掌柜?

    带着喜悦夹杂心酸的复杂心情,莫菲菲来到了恒隆商场。

    现在商场已经建立了完善地客户资料,按照固定地模式经营发展,这是最不让她操心的产业。在这几年间,她陆续开发出许多玩具、香水、拎包,把女人和小孩地钱赚了个钵满盆满。咦,为什么大家都拿奇怪的眼神看她,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莫菲菲怀着疑问离开商场,到京城一号餐厅用过午餐,决定到楼上去做个全身美容。女人啊要对自己好一点才对,年纪大了就要注意保养。想到刚才其美人和小王爷小两口的样子,她不由失笑。自己何尝不是一直在拒绝沈天启的结婚要求呢?事业这个借口也用不了多久了,或许自己也该松松口,总不能让人家老等下去吧。嗯,找个机会借坡下驴。

    刚坐下来,美容师颤抖着给她送上了今天正好发行的《京城周报》,早上出家门的时候报纸还没到所以她也没看过。无聊的翻看着报纸,翻到第二版扫了一眼,莫菲菲煞有兴致看了下去。

    二版头条是一个大大的标题一个传奇女子的奋斗史。

    越往下看莫菲菲脸色越白,这篇报道的主角赫然就是她!

    文章从头到尾详说了莫菲菲的一系列创业过程,从最远的花魁选拔比赛到最近的布偶玩具的风行,把她不得不女扮男装的心理从犹豫到被迫习惯描写得入木三分。总之,把她塑造成了一个坚强、聪明、敢于拼搏的新时代女强人。

    这个该死的庄胜!她老早已经不过问《京城周报》的采编,没想到主编庄胜居然敢搞出这个花样,自己眼皮底下出了一只白眼狼啊。莫菲菲怒气冲冲的把报纸一甩,就要去找庄胜算帐。难怪今天所有人都拿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原来是看了报纸后,观察自己到底是男人女人还是人妖。

    旁边美容师瞄了瞄她的胸,鼓起勇气怯生生的问“老板,报纸上说你是女扮男装。真的吗?”

    “你说呢?”莫菲菲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就朝报社赶去。

    “老……老……老板。”看莫菲菲破门而入,《京城周报》主编庄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了桌子下面。看那流畅度感觉没准还演练过。

    “你还知道躲啊?”莫菲菲干脆上前一脚把桌子踢飞,把个暴怒的老板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可怜的庄主编缩在墙角双手抱头。摆出一副任君蹂躏绝不反抗只要别打脸地德性。做鸵鸟是没有用的,莫菲菲恶狠狠地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他耳朵里“谁叫你不经我允许居然乱在报纸上爆我**的,吃了豹子胆反了你啊?”

    长期积威之下庄胜对莫菲菲还是很畏惧的,并不因为知道她是女子就有所改变。他一边打着摆子一边死咬牙关,决定打死也不招供。总不能告诉老板是沈天启联合她的父母施压。外加沈天启地一千两银子诱惑,自己就把老板给卖了吧?老板她娘的原话是这样的“天启说啥你就写啥,这招叫釜底抽薪,看这死丫头还赖在家里不嫁出去!”

    庄胜不说,莫菲菲自然有办法,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她当着庄胜的面掏出自己很久不用的秘密武器——“迷死人不偿命”。随着她功力的加深,需要这迷药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小了,在绝对地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设。但她习惯放点在身上,看现在不就用上了?

    喷了一点在水里,她用暴力迫使庄胜喝了下去。

    “老板。你不要杀我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襁褓小儿……”庄胜垂死挣扎。妄图不喝这“毒药”。

    文弱书生的他怎么挣扎得过一身蛮力的莫菲菲。很快那杯**水就被灌了下去。不一会,在莫菲菲地诱发下。他把罪魁祸首一五一十招供了出来。

    哼哼,原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莫菲菲气乎乎的杀回家,发现始作俑者们已经齐聚一堂,形成了攻守同盟。

    “菲菲呀,你也别怪天启,是娘想出这个主意地。你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自己地终身大事,你以为好男人像牛屎一样可以随处可见的吗?话说现在城里就是牛屎也难找了……”莫夫人先发制人。

    莫老爷拼命咳嗽,打断了自己老婆粗俗地比喻。

    莫菲菲也不去管自己爹娘,只巧笑倩兮的问沈天启“你现在真的想娶我吗?”

    沈天启重重的点了点头回答“这还用问。”“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好拒绝。但是你们家要拿出以下东西做聘礼白银十万两,我喜欢的弥勒佛08座,云锦三十匹、上好珍珠十盒、戒指十个,手镯十个……”莫菲菲一口气吐出长段清单,让三个原来心中还略有不安的人眼睛越瞪越大。

    半个时辰后,莫菲菲喝了杯水,还没有住口的迹象。沈天启终于忍不住冲上去捂住她的嘴“得了,姑奶奶你想让我破产啊?”

    “那你答不答应?”我看你们联手耍我,不耍回去怎么行。

    “全答应。我的还不是你的,你的还不是我的。”

    “错。想娶我有一条你要牢牢记住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莫菲菲得意的说。旁的莫老爷擦了把汗,心中嘀咕“我这个女儿咋这么无耻捏?好在她娘没像她一样。”

    一个月后,沈莫二人大宴宾客,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至于沈天启有没有奉上莫菲菲要求的聘礼,就没有人知道了。沈天启答应莫菲菲婚后依旧可以操持自己的生意,二人打算同心协力成为天下最有钱的夫妻。

    莫菲菲身份的曝露在京城被传为美谈,她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得到了全京城人的认可,并不因她是个女子就轻视。而许多年轻女性更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楷模,发誓不依靠男人,用自己的努力证明自身的价值。一时间女子的社会地位大涨,这倒是莫菲菲始料未及的了。

    尤府。

    炼无极打定主意今天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小云,这段日子以来我肯定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不答应做我的妻子呢?”

    听到这个词,云先生的脸扭曲了一下,他想也不想恼羞成怒的大喊“住嘴,为什么要我做你的妻子,为什么不是你做我的妻子?”

    “呃?”炼无极呆住了,他挠了挠头不解的问“这有区别吗?”

    “天啊,”云先生仰天长叹“当然有,你这个白痴!”

    梧桐树上,两只喜鹊叫得欢。

    一只说“下面两个人可真蠢。”

    另一只答“谁说不是呢。”——全剧终

    吁,懒散的我耗时2年终于写完了,总算对自己是个交代。顺利的话会出书,有消息会在这里即时通知大家。有时间的话还会写不同的故事,后面也会把本篇一些番外写出来。

    最后,为灾区人民祈祷。昨天捐了点钱给中国红十字会略尽心意,将心比心,如果人人都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在遇到灾难的时候,别人才会伸出援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