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勤安保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知名的毒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215、不知名的毒药

    到达波哥大的时候已经是破晓时分,东边的天际闪烁着一道微光,俨似一团火苗在远处燃烧。

    莫磊知道这种情况并不代表今天就是个晴天,波哥大的天气就像个淘气的孩子,天气预报这玩意儿对于波哥大来说完全没用,是个正常人出门都会带上一把伞,不管是挡雨还是遮阳。

    公路上的汽车红色尾光慢慢变淡,天幕上的颜色越来越白,浓雾笼罩着高速公路,渐渐地,视线中只有铺天盖地的雾气。莫磊降低了车速,将车移到道路的最右侧前行。雾气里隐隐有汽车喇叭声与引擎声传来,他将车窗开了一条缝,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

    从索阿查找的这台雷诺车有些破旧,但动力足够,关键是车内的气味太大,几个小时开下来,那些玉米饼碎片的味道浸入了发丝、毛孔。莫磊甚至觉得自己打嗝都会有玉米碎片的味道。他身上依旧穿着帕拉齐警卫的上衣,脚下还放着一支满弹匣的半自动史密斯-韦森

    手枪,还有三个弹匣揣在口袋——这是在杀死那四名杀手之后获得的战利品。

    至于另外三支,莫磊很干脆地将它们拆得七零八落丢在原野里,与那些不方便携带的其他武器同一命运。从武器就可以看出来,这四名杀手不会是帕拉齐的人,帕拉齐的那几位手下还在用着老式左轮,那玩意儿杀伤力尚可,但专业杀手大多数嫌它笨重。

    可对于沃克斯叫人杀了邦妮一事,莫磊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得做出结论——大概是帕拉齐暴露了之后,所有知道帕拉齐这件事情内幕的人都得死。当做出这个结论之后,莫磊毛骨悚然,全身发冷。

    通过邦妮透露的那一星半点的信息分析之后,得出的结果真的可靠么?如果真如推测的那样,这沃克斯所图的,还真不是华人社区那一点地皮。他安排亲侄子威尔过去坐阵,自己则在暗中谋算某些东西,莫磊不过是整个链条里最不该出现的问题,但他就恰恰出现了,而且影响了全局。

    可沃克斯的事情与自己有什么干系?纵使是天大的阴谋也与自己无关啊。但这事情可以当做是一个筹码、一个利用得好就可以将华人社区保护好的筹码。

    可这样自己想得也未免太天真了!

    莫磊在心里咒骂自己。

    控制情绪!自我推翻是一种负面的传染源,不仅影响自己对事物的判断,也会影响他人,最后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那么,整件事情是一个圆环形链条,华人社区不过是链条上的一个节点而已。无论怎么样,最终还是会绕回初始环节。

    邦妮说,制造混乱!

    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制造混乱呢?暗杀、恐怖袭击便是最为行之有效的手段。

    安刚科镇的枪杀事件是邦妮主导的。

    杀掉鲍尔温的目的是什么?鲍尔温不过是佩雷拉的地头蛇。

    或许沃克斯需要鲍尔温,与需要帕拉齐的威望及网络一样。明目张胆地在鲍尔温的演讲现场杀掉他,更像是一种昭告、一种警示、一种威胁手段。沃克斯在哥伦比亚,类似于帕拉齐这样的代言人有多少呢?或许有人与鲍尔温一般,在知情之后或者谈判之前便拒绝了沃克斯的邀请,恐怕也会落得与鲍尔温一样的命运。

    问题是,这样的人有多少?不可能每一个城市都去调查一番。

    莫磊将思绪转到暗杀手段上。

    暗杀的手段……

    莫磊两只手都扶着方向盘,前方的大雾被风吹散,大雾像是实质的东西,随风一块一块地消退。道路上的可视性在慢慢恢复。

    脑海里的记忆像是一本书,一张张翻阅,寻找着所了解的暗杀手段。

    他突然一脚踩在刹车上,沉入思考以及找到突破点之后的过度兴奋差点让他将雷诺撞上了前面的一台缓缓行驶的大货车。来不及谴责自己的行为,莫磊便放慢车速,掏出手机拨打给高兵。

    “醒了吗?”

    “当然。”高兵是声音一如既往地清朗,语气并不是很愉快。

    莫磊从高兵的语气中听出了端倪,“依旧是什么也没找到?”

    “是的,浪费时间!”高兵说道,“钱家的人一定要求即刻火化,说老人家不能死后还给用刀子割来割去的。这种事情,我也不好拒绝。关键这事情还非常花钱,现在是全靠查尔斯警官在撑着。”

    “注射痕迹就很有价值了,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想?”莫磊隐隐有发火的冲动,但又迅速平复下去,“毒理学家是谁?查尔斯安排的么?”

    “是的。一位十分严谨的科学家,他没问题。”

    “高兵,你记得我们教官曾经说过,在血管与脑部之间有一种选择性地阻止某些物质进入脑部的东西,他说过有一些特定的化学成分、一些毒药,若是跨过了这道东西话,就不会再返回血液中。”

    “血脑屏障。那句话。”高兵纠正莫磊。

    “管它的!”莫磊兴高采烈,“如果有这样的物质,那么检查血液是毫无意义的,方向就错了。但是万一在脊髓液中却可能找到呢?”

    “这就说不准了,有可能吧。”高兵的态度有些勉强,不是很赞赏莫磊的想法。

    “怎么啦?”莫磊敏感地发现了这个问题,立马反问。

    难道宁博远与钱姓老人都已经被入土为安了?那也太快了!有人在催促钱家人吗?

    “老大,你忽略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啊。”高兵无奈地回答,“无法给尸体做脊椎穿刺,因为缺少足够的内压,液体不会流出来。另外,尸体也不在医院了。”

    “下葬了?”莫磊握紧了方向盘。

    “在殡仪馆了,说是下午举行追悼会,明天早上入土!听我说,尸体内灌注的防腐液会让某些物质与毒物分解综合……。”

    “没有人威胁他们吧?你了解情况了吗?”莫磊打断了高兵的话。

    “没有,老大,他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能将尸体送过来切割检查已经是很好了,你知道尸检需要的程序的,大脑、胆汁、肾脏、心脏,各种切片……。”

    “找查尔斯,带着毒理专家马上跑一趟殡仪馆。”莫磊再次打断他的话,“我尽快赶到,但我不会在殡仪馆出现,你也是。”

    “有这个必要吗?脊椎穿……”

    “理论上,眼内液体的成分和脊髓是一样的的,直接从眼睑内提取眼内液试试。”

    “好的!”高兵恢复了精神,“我马上安排。”

    “再联系!”莫磊挂掉电话,专心致志地开着雷诺。

    明媚的阳光跳出了层层浓雾,透过车窗照进车内,玻璃床上的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所遁形。扑进眼帘内的远处群山叠嶂,金黄色与翠绿色层次分明,犹如油画调色板上的颜料。

    跟着几台货柜车之后驶出高速路口进入城区,道路两旁,繁茂的枝叶蕴含着生机,洒过水的道路上清爽干净。雷诺车穿过林荫大道,太阳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射在车身上。

    一路前行,驶往希望破灭、死亡肆掠的地方!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