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若瞳目前在年度最受欢迎女艺人的排行榜单上挂着第二的位置。

    虽然近一年来她的热度在不断的上涨,但伴随而来的,还有许许多多的黑她踩她的各种不和谐的言论。

    能在第二这个位置上,且以两倍之高的票距与排名第三的宫璇拉开距离,姜若瞳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

    她想着,这或许是自己占了娱乐盛典天使这个身份的优势。

    再一个,就是《碧血恩仇录》这部戏的热播,般若这个角色虽然存在着一定的争议,但姜若瞳的演技,在年轻一代的小花中,属于佼佼者,是不可多得的一位颜值与演技兼具的实力派女演员。

    多个方面的加持,才成就了她在榜单上的排名。

    姜若瞳心里是挺高兴的,虽然她没有为自己设置高远宏大的理想,更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和抱负,但演员,因演技而得到认可,这是她所追求的,也是她认为必须对观众负责的地方。

    刷了一会儿微博上的各路娱乐新闻后,姜若瞳正准备退出界面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条刚刚更新的娱乐新闻推送。

    #息影多年的大金花影后宋美心受邀将以颁奖嘉宾身份出席娱乐盛典#

    宋美心曾经是**十年代叱咤海城娱乐圈的本土美人,也是拿过了大满贯奖项的影后级大咖。

    在并未知道自己与宋美心的关系时,姜若瞳还曾经仰慕过影后宋美心,不仅仅是因为她出众的让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演技,也为她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生。

    然而,自从得知自己是宋美心的私生女,且从出生后就被她狠心抛弃后,姜若瞳就对这个人充满了不屑和厌恶。

    她嘴上从来不提宋美心,也没有想过要去查宋美心当初一连抛弃儿子和女儿的因由,她只觉得这个人的本质是自私又无耻的,根本就不配为人母,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更别说认回她了。

    姜若瞳没有想到这一次娱乐盛典的主办方居然会邀请她来担任颁奖嘉宾。

    宋美心不是已经息影退出娱乐圈多年了么?

    她现在除了李氏集团的大型活动或者慈善宴会会出席之外,不是不参与任何娱乐商演了么?

    她来娱乐盛典,到底是想干什么?

    姜若瞳幽幽的转动着眼珠子,心里有过一个念头,但随即又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她暗自在心底告诉自己要冷静,就算有机会跟这个人碰面亦或者同台,也要保持平静的心态,就当对方是一个陌生人,千万不要受她的影响,继而扰乱了自己的心绪。

    姜若瞳不想再去过多的了解宋美心的新闻,匆匆将那条推送消息浏览完,就退出了微博。

    艾微微已经将碗筷都洗干净了,厨房流水台也收拾的清清爽爽井井有条。

    她走出来,刚想要问她姐要不要烧水泡茶的时候,正好门铃响了,她咽下口中的话,跑去开了门。

    来人正是魏淳。

    艾微微惊讶的问道:“陆少,姐不是说你要回陆家吃饭么?

    呵呵,你今晚可真是没有口福呢,姐亲自下厨做了晚饭,都叫我吃到肚子里去了,碗筷刚刚都刷洗了,连渣都没有给你剩。”

    魏淳轻笑了一声表示自己有点遗憾。

    而后,他便自顾自的换了鞋子,穿过客厅,走到阳台上去找姜若瞳了。

    姜若瞳刚就听到门铃声,猜测是他,但真正看到他长身玉立倚在栏杆边上,俊脸含笑,眸底裹挟着星星点点般温柔的笑意,定定望着自己时,仍然忍不住有些惊喜,有些恍惚。

    “不是说回陆家吃饭么?”姜若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神色自若的样子。

    魏淳嗯了声,应道:“吃完了就找了个借口,匆匆回来了。

    心里着实惦记着媳妇儿!”

    猝不及防的‘告白’让姜若瞳觉得又甜又暖,她忍不住扬起一脸笑意,伸出手,踩着小碎步,撒娇似的扑过去,将整个人都埋进了魏淳的怀抱里。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姜若瞳靠在魏淳精壮结实的胸膛上,伸出小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鼓囊囊的肌肉。

    魏淳将她牢牢环在怀里,低头蹭了蹭她的头发,轻声笑着说:“天地良心,本公子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夫人明察!”

    姜若瞳见他戏精附体,也起了陪他一起耍闹的玩心,仰起头来含情微嗔的看了魏淳一眼,不疾不徐道:“听你这般言之凿凿,那本夫人就姑且信你一回!”

    魏淳哈哈笑了起来,然而在姜若瞳看不到的这一刻,他眼底分明闪过某种缅怀,恍惚间好似又看到了前世自己与赵敏耍花枪时的闺房乐趣。

    转眼之间,便是世易时移,沧海桑田。

    而他,何其有幸还能在光年之外与她相遇?

    魏淳心念一动,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人儿。

    “淳哥,哎呀,我快喘不上气了......”姜若瞳被抱得太紧,有些不舒服,下意识的轻轻推了推他。

    魏淳这才从游离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歉然的笑了下,松开了姜若瞳。

    艾微微已经煮好了水,喊她姐过去泡茶,而她自己,则十分识趣的收拾好了包包,准备先走人了。

    姜若瞳送了艾微微出门,关上防盗门刚准备去厨房泡茶的时候,魏淳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她抱了起来。

    “淳哥......唔......”

    两个人一路从客厅辗转到卧室里,直到姜若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要被对方拆吞入腹的时候,魏淳才急刹车般停住了下一步的动作。

    姜若瞳心头羞赧,伸手飞快的扯过被子盖住自己。

    魏淳瞳孔中央仿佛有两串火苗在簇动着,燃烧着,克制着!

    他不敢再深想下去他强制性的驱赶着脑中旖旎的画面,翻了个身在姜若瞳身边躺下,长臂一伸,将姜若瞳连人带被子揽入怀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